你好,歡迎訪問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圈 - 正文 君子好學,自強不息!

衣品||從撒切爾到特雷莎·梅:同是英國女首相,穿衣服怎么這么不一樣……

2019-06-14時尚圈小編呆萌246°c
A+ A-


6月8日,英國的第二位女首相特雷莎·梅離開了唐寧街10號,依舊穿著她心愛的豹紋鞋。

▲這一雙平底豹紋鞋上還有可愛蝴蝶結,是時候重返日常生活了……


早在上個月的5月24日,特雷莎·梅就宣布將于6月7日辭去英國首相一職。

宣布消息時,特雷莎·梅十分動情,淚灑現場,然后決絕地轉身離開,還真是讓人心疼呢。

感慨啊,三年的首相不好做啊,特雷莎·梅不止一次地表態:我已盡我所能,我真的盡力了。

不過腐國人民還是有著深深的幽默感,雖然是個傷感的場面,但當天英國社交網絡上最火的不是同情梅姨,而是在梅姨講話之前調試話筒的小帥哥。

雖然只出現了三秒,但是英俊瀟灑的身影給英國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家說下一任首相要不就投他吧。梅姨應該哭暈在廁所了吧……

話說回來,特雷莎·梅是2016年7月13日就任英第76任首相的,距今也只是短短的三年。

回看當年的她,也是穿著一雙豹紋鞋來履職的,一身巴寶莉套裝,領口很低,碩大的項鏈,自信的神采,全球矚目,和現在的她相比真的是狀態好很多。

▲和老公一起神采奕奕地下車,走進唐寧街10號。

▲神采飛揚信心十足地發表就職演說。

在她就職的那天,更多人把視線投向了她的著裝,因為還沒有哪一位女性政客像她這樣,穿衣風格如此“我行我素”。

豹紋鞋、鮮艷的鵝黃色、超低的領口以及醒目的大銀鏈就足夠驚世駭俗了。

別的不說,敢在如此重要的場合選擇一雙豹紋鞋,特雷莎·梅夠膽,夠辣!

事實證明,在特雷莎·梅擔任首相的三年時間里,她真的不負眾望,不走尋常路,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時裝秀。

為什么全世界人都在討論特雷莎·梅的服裝呢?

首先因為她的首相身份,其次因為她有一個很強的參照物——第一任女首相是赫赫有名的“鐵娘子”撒切爾。

如果你將這兩任女首相的衣品對比著看,就會發現特雷莎·梅是多么敢穿。

服裝

撒切爾夫人是英國歷史上第一任女首相,1979年-1990年在任,任期長達11年;特雷莎·梅是英國第二任女首相,2016-2019在任,只有三年。

若從就任的時間來看,兩任女首相中間有著37年漫長的時光。

37年,很多事情發生了巨變,從兩位女政治家截然不同的形象中就可以看出端倪,從最直觀的衣著上,她們兩個的路子完全是截然相反。

迷戀套裝的撒切爾

一想到撒切爾夫人,腦海中首先浮現的就是那一套精心裁剪、有墊肩的藍色裙裝。

確實她的衣柜里大部分都是保守的套裝、典雅的風格,非常固定和經典的。各種各樣、各種顏色的套裝撒切爾都有,但她最鐘意寶石藍,因為這是她政黨的顏色。

▲珍珠項鏈、胸針、大圓耳環、長袖襯衫、藍色套裙、高跟鞋、黑色手提包,最終成就了“撒切爾著裝風格”。

藍色,出現在撒切爾人生中每一個的重要時刻。

▲左圖為撒切爾贏得大選入主唐寧街10號的歷史性時刻,撒切爾挑選了一套深藍色裙裝,上身是過腰的小西服,下身則是長度過膝的百褶裙,腳上是一雙黑色中跟皮鞋。而右圖是撒切爾夫人最后一次(2010年6月8日)去唐寧街10號時,一身淺藍色大衣,配上深藍色的鱷魚皮手袋。

▲所以她的形象,無論是出現在雜志封面還是梅麗爾斯特里普的演繹,都是一身標志性的藍色。《時代》雜志封面與電影《鐵娘子》劇照。但是梅麗爾的模仿有一點小bug,因為撒切爾的胸針都是戴在左邊翻領上的……

當然,成熟老練的撒切爾也不是一天煉成的。

年輕的撒切爾十分大膽,夏天來臨,甚至穿著光著膀子、露出小腿肚的鮮艷連身裙,像一陣風般穿過威斯敏斯特宮的走廊。

在首相生涯的初期,撒切爾夫人的著裝并沒有受到好評,甚至有媒體嘲笑她繁復的衣著最適宜畫成諷刺漫畫。

▲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在家中試戴帽子,1971年。

而撒切爾夫人對衣服的重視,其實是從當下議院的會議開始錄像后開始的。她開始留意到了,衣著通過電視傳播中帶來的力量。

所以撒切爾夫人是有配置專屬的服裝團隊,為她設計造型。

▲在撒切爾夫人的回憶錄《通往權力之路》一書中有過詳細的記載:“1989年11月的一次下議院電視錄像又引起了新的問題。條紋和格子圖案穿在身上很好看,但是在電視上看起來卻會讓觀眾眼花。有一天,我去下議院時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就繼續穿著一件黑白格子的衣服。之后有一個議會的同僚在電視上看見了我,告訴我說,你的發言很好,但是你看上去糟透了。我由此又學到了一課。人們在電視上看見我,還會注意我是不是穿了同一件衣服參加連續的兩個活動,人們還會寫文章對此發表議論。”

撒切爾沉迷套裝,其實也是從她本身的身材條件出發。

對于身高5英尺5英寸,相當于1米65左右(數據來源自google)的撒切爾來說,她的身高在英國人里并不占據優勢,與她強硬的政治風格相反,她的娃娃臉略顯甜美。

既想要看上去比較商務一些,但是又要帶有女性的特征,質量上乘,剪裁大方的套裝就成了她的首選了。

撒切爾夫人在位期間也都是中規中矩的寬闊墊肩套裝,保守、穩重,質地高級,被她演繹成為一種“權勢造型”。

尤其在唐寧街10號的時候,她總是一副隨時隨地待命的樣子。如果突然發生什么重大事件,她可以直接穿著套裝就出門。

撒切爾夫人的墊肩套裝都是經典款,大部分只是領子、顏色上有所不同。沒有過多的裝飾和花紋,要么是純色,要么就是細小的格子花紋。

在撒切爾夫人的回憶錄《通往權力之路》說過其中的原因:雖然條紋和格子圖案穿在身上很好看,但是在當時有限像素”低清“電視上,看起來卻會讓觀眾眼花。

撒切爾夫人曾經說道:“我喜歡購買經典的,剪裁精良的套裝。它們的式樣極其相似,只在一些細節上有所不同。我的這些套裝已經穿了好多年了,我打算永遠穿著它們”。

而且撒切爾夫人還根據出行的國家特色,而搭配不同的顏色,比如華盛頓粉,波蘭綠,以色列藍等等。

1998年8月26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右)與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在耶路撒冷會面。 撒切爾夫人就穿了一套淺藍色的服裝,那是以色列國旗的顏色。去波蘭的時候她則穿了綠色,因為在波蘭,綠色是希望的顏色。

即使出席一些重要的場合或者晚宴,上身長袖外套,下半身搭配飄著濃濃70年代氛圍的長裙,是撒切爾夫人出席晚宴的首選。

撒切爾夫人1988年與美國前總統里根跳舞時穿的一套華盛頓粉”裙子,拍賣估價1500至2500英鎊。

1995年10月16日,瑪格麗特·撒切爾70歲生日宴會在Claridges酒店舉辦。圖為撒切爾夫人與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一起步入酒店。撒切爾夫人搭配了Manolo Blahnik的黑色皮鞋。這套黑色禮服也在此次拍賣品當中,估價2000-3000英鎊。

自從卸任之后,衣著顏色更加大膽地穿了,紫色、玫紅什么的。一直覺得西方老太太穿鮮艷的顏色很漂亮呢。

對于撒切爾夫人來說,她的服裝既是盾牌,也是女權的宣言。

或者正如她自己曾經說過的:

“請不要使用‘強硬’(tough)這個詞來形容我。這會讓人們覺得我漠不關心,但我確實有深切的關懷。是‘堅韌’(resilient)吧,我想。”

百無禁忌的梅姨

與有固定形象的撒切爾夫人不同,在服裝上面,特雷莎·梅沒有固定下來某一個風格,不僅圖案形式百變、色彩鮮明辨識度高,而且與”保守“二字毫不相關,在冷天里露個腿什么的也毫無壓力。

如果非要總結的話,特雷莎·梅討厭一成不變和沉悶無聊,對“少女元素”這種東西更是嗤之以鼻,她追求的是個性和藝術的感覺。

雖然套裝必須是女政客必備,但特雷莎·梅很少穿過這樣沉悶的西裝套裝,比撒切爾的套裝少了寬大的墊肩,更柔軟的質地,更喜歡愛高調的暖色。

為什么梅姨如此特立獨行呢?

其實看到她比較嚴肅的西裝、套裝造型,你就會明白。

梅姨5英尺8英寸,相當于一米72左右的身高(數據來源自google)搭配硬朗的五官,給人一種比較壓抑、強勢的感覺。

相反,搭配活潑、亮麗的顏色,可以她在嚴肅的套裝中增添一種柔情,時髦吸睛的同時也向外界展現出其一貫“熱情利落”的政治風格。

而且,梅姨非常懂得如何揚長避短。

她的小腿很優美,所以喜歡穿套裝裙子配高跟鞋,特意將別人的視線引向自己的腿部。搭配直筒連身裙既不會過于性感,但又不失女人味。

雖然身為英國保守黨領袖,梅姨的穿衣風格并不“保守”。《每日快報》曾評價梅姨內政大臣時期的穿衣風格“你也許絕不敢穿的,她敢。”

各種顏色與花紋的大衣,在她身上都是百無禁忌,依然穿得優雅利落、走路帶風。

作為女首相,超低胸的裙子也是穿過的。

甚至她因為衣著時尚而登上美版的《Vogue》。

▲特蕾莎·梅則將成為首位登上美版《Vogue》的英國領導人,照片由傳奇攝影師Annie Leibovitz掌鏡。在為《VOGUE》進行拍攝期間,梅身著英國品牌L.K.Bennett的深藍色大衣和裙子,唯一亮眼的色彩來自于她玫紅色的指甲油。

對于特蕾莎·梅來說,時尚從來都不是循規蹈矩的“負擔與約束”,而是表達自我的一種途徑,很好地利用了它去傳達自己的理念。

她曾說:

“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人們始終對我的穿著品頭論足。但這不會讓我停止出門或是享受時尚。并且我認為,向大家展示一個從政的女人也可以對服裝感興趣很重要。”

這樣看來,特雷莎·梅和撒切爾,除了都是牛津校友,還真是沒有一處相似啊……

雖然在衣服風格上大相徑庭,但其實撒切爾和特蕾莎都是”配飾狂魔“。

通過她們出席各種場合的look,我們大概可以想象出她們衣帽間里堆滿了各種絲巾、首飾、鞋子到手袋……

絲巾

她們都偏愛用絲巾裝飾,當然這兩者的功能略有不同。

狂愛蝴蝶結的撒切爾


撒切爾夫人穿著男士氣質的條紋或者威爾士格紋套裝,都會搭配女性化的大領結。

各式各樣的蝴蝶結襯衫領,松松軟軟地塌在胸前,給這位鐵娘子增添了很多溫柔氣質。

其實,這些蝴蝶結不僅僅是了突出女性特質,而且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保守。因為很好地遮蓋了胸口,撒切爾曾說過“我呆在里面很安全。”

偏愛亮色的梅姨

而特蕾莎則是相反,她的絲巾,反而是強調個性。

特蕾莎的絲巾經常作為服飾整體造型的一部分,有畫龍點睛之效。與衣服同元素的亮色絲巾,讓沉悶的套裝,加多一絲時尚的氣息 。

在一些比較深色系的套裝,多了一條鮮亮的圍巾,造型就亮眼很多。合影時分外占優勢,輕松成為畫面焦點。

首飾

除了絲巾,撒切爾和梅姨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愛戴各種首飾。

撒切爾愛戴珍珠


作為一個手握大權的女強人,撒切爾夫人一方面要維持堅強、無所畏懼的形象,一方面也希望顧到得體優雅的時尚風格。

所以珍珠成了她最好的飾品,經典雋永,低調華麗。

撒切爾喜歡珍珠,一方面源于她丈夫在她生下雙胞胎時曾送給她一串珍珠項鏈,另一方面——“我不希望因為我是首相,而放棄女性特質。”

珍珠,幾乎出現在她每一身行頭中,從少女到老年。

▲在拍賣中,撒切爾夫人著名的珍珠項鏈估價將達1000至1500英鎊。

她戴珍珠十分講究,有時早上見外賓戴一串珠鏈,下午見貴客戴兩串珠鏈,晚上見友好人士戴三串珠鏈。

尤其是那對大顆單珠的耳環,給我們留下的印象也尤為深刻。

仔細地觀察那些整齊的撒切爾,就會發現佩帶首飾的重要。

撒切爾夫人服飾都是以比較平淡的純色套裝為主,一旦佩上這些珍珠,就顯得氣度不凡。

所以,撒切爾有一句著名的話:

I may be persuaded to surrender the hat,The pearls, however, are absolutely non-negotiable.——我可以被說服放棄帽子,但珍珠,絕對沒得商量。

梅姨青睞巨型項鏈


而特雷莎·梅當然也有珍珠,但珍珠并不是她的最愛。

而且她的珍珠,都能戴出特立獨行的味道來。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這些珍珠size是不是太大了?

其實這也是跟梅姨本身比較魁梧的身材有關,過于細密精致的首飾反而跟她隨性的風格不搭。

除了珍珠,特雷莎·梅還有很多體型碩大、五顏六色的偏藝術性的配飾,無論是項鏈還是手鐲,都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雖然size很夸張的項鏈,不過梅姨是很注意色彩的協調。

她還非常喜歡這種金屬質感的項鏈,看起來像是搖滾明星的配置,是特雷莎·梅的最愛。和嚴肅的西裝搭配起來,有一種混搭的風格。

就職的時候就戴著,見重要賓客時也要戴著,這串銀色的金屬項鏈應該是出鏡率最高的一個單品。

▲就職時的銀色金屬項鏈來自Amanda Wakeley。

梅姨除了偏愛項鏈外,具有存在感和有藝術感的寬手鐲也是她的心頭好,避開小巧的款式,寬大的尺寸更給人體量感,也能加持氣場。

▲嗯,藍色西裝、珍珠、古董腕表,吹得一絲不茍的女政客發型。這部分是中規中矩,貌似跟前任一脈相承。但是,我們很難不被她手上的細節吸引,鮮紅的指甲和手腕上那串手鐲,還是太搶眼了。

包包鞋子

而在配飾上,撒切爾和梅姨最大的區別,就是她們的收藏嗜好非常不同。

撒切爾是因硬核的”包控“聞名于世;而梅姨則是超級"鞋控",一雙豹紋鞋走天下。

著名“包控”撒切爾


關于英國首相,有三件東西名氣很大:一是丘吉爾的雪茄,二是張伯倫的雨傘,再就是“鐵娘子”撒切爾夫人的手提包。

撒切爾夫人可謂是著名的手袋愛好者。

從步入政壇開始,手袋就成了她的象征。 撒切爾夫人是入住唐寧街10號的第一個女人,所以她也是第一位拿手袋的英國首相。

“我的包包是整個唐寧街里最安全的地方。”撒切爾夫人曾經這樣形容她從不離身的Asprey手提包。這個外表單調、深色系的方正小包跟了撒切爾三十多年,撒切爾的前任秘書John Whittingdale也曾在受訪時說過:“那個包包是撒切爾夫人的支柱,她帶著它開會、談判,那里頭可以說是裝了好多力量。”

無論是在議會辯論場,還是重要的外交場合,手中總要拎著一個handbag,和黑皮鞋相映成趣。

▲曾經陪同撒切爾夫人參加過許多上世紀80年代舉行的重要會議,包括與美國前總統里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等重大場合的會面。

而且撒切爾夫人的手提包,簡直就是她的武器。除了梳子和口紅,這里放著筆記本、公文,甚至某個專業領域的書。

開會時,撒切爾夫人喜歡將手提包放在會議桌中央,以便隨時取閱里面的材料與對手激辯。

▲據說某次會議,年輕的布萊爾作為反對黨議員,傲慢地問女首相,是否讀過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作品,撒切爾夫人不慌不忙地從手提包里掏出一本凱恩斯的書,還隨口說出書中的一些內容。

撒切爾夫人的包逐漸成為她個人權勢的標志,已經遠遠超越了它最基本的功能性。

▲1984年的歐洲經濟共同體峰會上,撒切爾夫人當著眾多政要的面狠狠地將皮包摔在會議桌上,不緊不慢地說道:“I want my money back.”此舉震懾了在場所有人,從此這款“戰包”一戰成名,并一度成為撒切爾夫人強硬執政風格的標志,甚至有人為這款皮包創造了一個新詞“handbagging”譯為“猛烈抨擊”。

超級“鞋控”梅姨


相對于撒切爾的“包包控”,特雷莎·梅則更關注鞋子。

斑馬紋、水鉆、鉚釘、豹紋,夸張的、熱點的花紋樣式,充分地展現了個人喜惡。梅姨改變了我們對英國女政治家,衣著嚴肅的刻板印象這一認知。

還有各種艷麗、亮色的中高跟鞋。

梅姨一般選擇中跟鞋,恰到好處的高度,讓她奔波于各個場合健步如飛,又不失莊重。既保持了女士的高雅,從視覺上拉長小腿的長度,使小腿看起來更加修長。

當然厲害的是,她的摯愛是豹紋。沒錯,是很多女明星都不敢輕易嘗試的豹紋啊……

▲在梅姨成為首相的第二天,英國《太陽報》就曾刊登了一張很有意味的照片。

特雷莎·梅愛豹紋簡直是愛得無以復加,無論穿什么衣服她都能搭配一雙豹紋鞋。目測她的豹紋鞋真的有很多很多……

除了豹紋,她還喜歡高筒靴,尤其是pvc材質的那種亮亮的靴子。嗯……特蕾莎的鞋品和她的衣品一樣奔放、奪目。

而且這種中高筒靴子,小腿修長的梅姨能hold住,換一個人畫面可以想象穿都相當悲劇。


發型

國際名人造型化妝師茱莉亞.卡爾塔說:“人們往往‘以貌取人’,發型總是最先被關注的地方。”

所以作為一名政治家,無論是撒切爾還是特蕾莎·梅,她們的經典發型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高聳“鋼盔”撒切爾

撒切爾年輕時便留著干練短發,露出飽滿的額頭,眉宇間透露著堅定,這顯然與她的處事作風極為相似。

當撒切爾夫人決定參選英國首相時,她的智囊團給她的形象做了改變,讓她舍棄大媽式帽子,轉而留了一頭標志式的蓬松發式。


蓬松而高聳、如同重度焗油、一成不變的頭盔式發型,給撒切爾夫人帶來硬邦邦的“鐵娘子”形象,顯得硬朗而精神。

發型右側稍微的卷度讓她的形象顯得利落同時,又十分有魅力。

而且這個頭發要保持時時刻刻造型不塌,也相當不容易。

撒切爾夫人在1984年的任期內118次約見了她的發型師,也就是說平均每三天,她就要打理一次頭發。

特別是上“戰場”前,頭發就如同武器一般經常保養。

據《獨立報》報道,近日,英國國家檔案館披露的文件顯示,在當年6月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她連續5天護理頭發。

她的發型如同男性的西裝,模糊了主人的身份、性別的界限而顯得刀槍不入,為女性權利構建了一種標志。

這個頭盔發型撒切爾夫人一直保持到80多歲,昭示著她不折不撓的堅毅性格,成了一個政治時尚中的經典icon。

▲右圖是撒切爾夫人87歲生日的發型,與年輕時候的發型幾乎沒什么變化。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稱,“鐵娘子”當天所穿著藍色外套完美無瑕,而其著名的“頭盔”式發型也經過了精心梳理,一絲不亂。

政治“波波頭”梅姨

比起撒切爾夫人需要經常維持的發型,權勢女性最青睞于利落的短發,而特蕾莎·梅留的正是最火的政客波波頭,又稱Bob頭。

通常蓬松微卷,耳朵兩旁的頭發梳向后方就像在幫她們代言:選民們,我正在傾聽你們的訴求。

與撒切爾夫人十多年不變的發型,特蕾莎·梅在保守的基礎上,也經常在發型上做新花樣。例如有中分的劉海、斜劉海,長度也有長短的變化。

▲左圖:2016年7月上任演說,梅姨因英國脫歐而上臺,右圖:2019年5月辭職演說也因英國脫歐而辭職,令人唏噓。

某段時間,梅姨明顯變胖了,所以特意把長度留長修飾臉型,遮一下雙下巴。

而且撒切爾夫人高聳的發型一絲不茍,巍然如山,而梅姨的短發則顯得“弱不禁風”。

有一次遇到猛烈的陣風,梅姨迎風凌亂,場面一度尷尬。

當唯一不變的就是,她的長度總是保持在中短發,因為從時間角度來講,更加容易打理從而節省時間。

而且短發不會大片遮住她們的面部,因而攝像頭能更清晰地捕捉和拍攝到臉部表情。中和女性形象中柔和的一面,增添嚴肅干練的力量感。

這可能便是女性領導者多選擇短發的原因吧。

總的來說,撒切爾的著裝反映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女性的社會地位,女性仍然會強調女性特質和女性職責,以柔軟靈巧身段在男性統治的世界里更好的生存,

黑色低跟皮鞋和精心剪裁的、保守的套裝是女性用來保護自己的硬殼,用服裝和形象來傳達出自己獨特的信號,而特雷莎·梅則真的已經不太在意,她只穿她自己喜歡的,并不關心這些對民眾會傳達什么政治信號。

特蕾莎會穿一些明顯不符合首相要求的衣服,有一次因為穿著昂貴的價值995英鎊的皮褲開會,她還被前教育部長Nicky Morgan批評,部長說:“除了我的婚紗,我想我從來沒有在任何東西上花過那么多錢。”

就是這件褲子嘍:

她也毫不掩飾自己對時尚的追逐,也非常樂于作為女性來穿戴自己喜歡的衣服和飾品,這種風格看起來并不像政客,倒像是某公司的高管或銀行家之類。

她并不會想借由服裝來突出力量感或權威感,把自己塞進女政客的既定框框里。

I am a woman and I like clothes. I like shoes and I like clothes.

You know what, you can be clever and like clothes. You can have a career and like clothes.

嗯,你可以聰明,你可以有事業,但你仍可以喜歡衣服——這已經成了特雷莎·梅的時尚宣言。

相比起撒切爾那種傳統女性,特雷莎·梅明顯已經進化為現代女性。

她根本不想迎合男性社會的凝視標準,通過塑造典型的女性化的政客形象而獲得承認與信賴,她要“做自己”。

I think one of the challenges for women in politics and in business and working life is actually to be ourselves。

我認為,在政治、商業和工作生活中,女性面臨的挑戰之一實際上是“做自己”。

特雷莎·梅的衣品到現在還是飽受爭議,支持的人認為,這是強大自信的體現。

就像她的設計師Grace Woodward說的:

“任何對自己的衣著選擇如此自在、自信滿滿的人,都意味著你可以依賴他們,而不是突然加入潮流,或者可能因為他們的衣櫥或領導能力而陷入生死攸關的危機。”

但反對的人也很多。他們認為特雷莎·梅的身份是首相,穿衣一定要有力量感,代表著國家權威,不能由著個人喜好亂穿。

作為英國首相,撒切爾和特雷莎·梅都是注定會記錄在歷史中的女性。她們所見證的歷史,以及她們所作出的努力,或多或少地改變了整個英國,而服裝和品味是其中一個入口,可以稍稍進入她們的內心。

兩任女首相截然不同的穿衣風格,也反映了她們性格不同、身處的歷史環境不同以及女性觀、人生觀的不同。


與其說,撒切爾和特蕾莎著裝是個性上的不一樣,不如說更多的是兩個時代女性整體性的不一樣

撒切爾是典型上世紀傳統的的英國精英女性。

她雖然破天荒地當了英國第一任女首相,但她仍然信奉男性力量是這個世界的主導。

她做著一個上層女人應該做的一切,夫妻恩愛,兒女雙全,舉止優雅,沒事也要在家做家務,穿著打扮符合主流社會的認可,做一個讓人挑不出錯的優秀女人。

▲撒切爾一家,她有一對龍鳳胎兒女。

而特雷莎·梅顯然是現代女性的縮影。

她不遵守常規,雖然結婚了但不生孩子,喜歡藝術前衛的飾品,穿那些讓人驚訝的“奇裝異服”。

▲右圖被媒體評出的“最差著裝”。

她我行我素,不太在意外界的眼光和評論,她似乎要用一己之力讓女性重新得到定義:女性也可以盡情地做自己,也可以不在乎男人的看法,也可以很有力量。

但是,怎么說呢,傳統女性雖然對自我有著種種心理上的束縛,可她們非常懂得男性社會的游戲規則。

撒切爾更能控制自己,不管是情緒還是行為,她做的一切都符合自己的身份地位。就像法國總統密特朗說的:“她有一雙暴君的眼睛,一張夢露的嘴。”

她既要像個首相,行事鐵腕,又要像個女人,發揮女人的優勢,得到男性社會的助力和理解。二者結合,可以讓自己走得更遠、更穩;

而特雷莎·梅把一切都擔在了自己身上,她不僅要承受首相的壓力,還要承受現代女性獨立自我觀念的壓力,承受來自男性社會審視和質疑的壓力,所以她經常情緒失控。

但情緒外露是否就是壞事呢,其實也不一定,反而說明社會對于女性政客的要求更放松了,從撒切爾時代到特雷莎·梅時代,短短幾十年,女性的地位已經得到了飛躍式的提升。

如果特雷莎·梅出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恐怕基本無緣政治。正是因為時代進步了,女性覺醒了,才會有像她這樣多姿的女性,出現在全世界人們的視野中。

但,前方的道路依然漫漫,特雷莎·梅只是個開始而已。

她完完全全地展示了現代女性的一切優越和困惑。

是的,女性地位提高了,可以掙錢、可以從政、可以做管理者,她們比之前的女人擁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但女性的壓力從來沒有減少,甚至更多了。

如何不因為“做自己”而面對更多阻力,如何得到真正的平等,如何在觀念上真正地自由,這是我們這一代、甚至是今后許多代女性所面臨的長遠課題。

可是不管怎么樣,女性更多地參與、改變世界這件事,是越來越成為了現實。

愿特雷莎·梅可愛的舞步能真正地感染每一位女性。

相信我,她只是一個開始,末來一定會有更多杰出的女性和男性一起引領這個世界前進。

各位,加油!

推薦:扯白||從翁靜晶再婚聊聊年過50女明星的兩種狀態……

上文:扯白||如果你遇到一個敏感的男人應該怎么辦?

作者 / 編輯:伊莎貝拉、愛麗斯

本文文字原創,配圖來源于網絡


本文來源公眾號:藍小姐和黃小姐(misslanmisshuang)

發表評論

選填

必填

必填

選填

請拖動滑塊解鎖
>>


  用戶登錄
你好,歡迎訪問登錄注冊
老时时彩360开奖视频